逆流而上(1966-1976)

2020-08-10

随着化工所的发展,规模愈来愈大,大型的中间试验陆续上马,研究和实验用房短缺的矛盾日益突出。由于长期附设在老浙大内,房屋紧张且条件较差,一些大型仪器无法进行安装,大大影响了试验工作的开展。另选所址,建造全部研究和生活用房,就成了急需解决的问题。

筹建所址,实际上从1950年建所之日起即酝酿选择。开始拟在浙大附近玉泉新建,1959年省委领导决定在龙山化工区新建,后因半山钢铁厂上马,基建款改投钢铁厂。1960年,浙江省委力图在乌溪江沿岸创建教育、生产、科研三位一体的化学城,决定在衢州化工厂附近与浙江化工学院一并新建,并已完成了施工前期的一切准备工作。当时由于国家连续几年遭受自然灾害,国民经济贯彻以调整为主的“八字”方针,因而再度停建。1963年虽经省人委向卫生厅所属杭州卫生学校,拨借一部分房子,临时解决了器材仓库、办公室及部分宿舍问题,但实验用房一直未能解决。鉴于上述情况,1964年提出报告在所现址,利用老浙大操场进行扩建,建造4000~5000平方米研究楼一座,但未获批准。1965年,为推动科研单位深入生产第一线,浙江省委发出了化工所南迁衢县的指示,得到消息,人们象一口炸开的锅,议论纷纷。所党委立即采取行动,召开紧急会议,表示坚决贯彻执行。并自上而下,首先在骨干中进行传达和动员。针对职工对迁移缺乏精神准备,有留恋城市的思想,进行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。同时,一边派出工作组去衢县现场察看和调查,一边建立迁建班子,具体安排搬迁事项,从快做好了迁移的准备工作。除微生物研究室全部人员、设备仪器划归省轻工研究所外,其余人员全部被动员起来,于1965年5月起,分水陆两路搬往衢县,仅用一年时间搬迁完毕。所部设在借用的衢州化工厂总试验室大楼里,原总试验室的部分人员约30余人,随带课题划归化工所。另外,还把金华钢铁厂在衢县缸窑的旧址(约70亩土地)上留下的一些破烂厂房改建为实验工厂。就这样,化工所进行了第二次建设所址的艰苦历程。

但谁也没有想到,把还没来得及安顿好工作场所的化工所,卷入了浊浪翻滚的漩涡中。

1966年下半年起,设置不久的行政管理机构遭到瘫痪,刚升格的设计室和原有的研究室均受破坏,代之而来的是所革命委员会和各种运动办公室,全所职工被圈在实验工厂脱产“闹革命”,人员被强制性地以“排”为单位编制起来,搞“斗批改”。许多干部和科技人员蒙受不白之冤,关进了“牛棚”。科技人员在普遍受冲击,备受歧视,打击乃至残酷迫害的艰难处境中,为了使科研工作不至中断,仍然采取各种方式坚持科研工作,有的偷偷进行试验,有的干脆“闭门造车”。造反派盯上门来找麻烦,他们一听敲门声便速将研究资料藏入床下,手捧红宝书出来迎接“不速之客”。就在这样让人提心吊胆的氛围中,有被打成走“白专道路”的典型的年代里,科技人员置个人的安危于不顾,顶着逆流,以超人的毅力和勇气,延续着化工所的生命。后来,党中央发出了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的指示,科研工作渐渐出现了转机。

1969年,一支三结合科研小分队,带着化工部的任务,来到龙游农药厂,开展了一场“农药毒杀芬工艺改造会战”,龙游农药厂原是一个连年亏损,日子难熬的小厂,经过科研小分队冒着风险苦干了六个月,完成了设计、制造、安装到试生产成功。一个年产1000吨的连续法毒杀芬车间投产后,使该厂产量提高,成本下降,利润大增,起死回生。更具有历史意义的是,在那“文革”烈火遍地烧的岁月里,却诞生了性能优良的“1211”灭火剂。1972年在上海吴淞口万吨油轮上通过着火面积2800平方米的大型灭火应用试验,灭火效果为二氧化碳的3.5倍,轰动了整个上海。上海科教电影制片厂将“1211”灭火剂在几秒钟内把冲天大火“连根轧断”的灭火神威搬上银幕,参加了国际科技交流。也就是在这年以后,肥料、农药、分析、设计、情报、有机高分子六个研究室又相继恢复,研究所里被搅乱的科研体系,逐渐恢复了本来的面目。

在那动乱的年代,广大科技人员忍辱负重,顶着逆流,仍然拿出了一批重大科研成果,如磷酯铵液体肥料、速灭威、倍硫磷、氯乙烯—丙烯改性树脂、聚氟乙烯、SLH型双螺旋混合机等,正是由于他们的努力,在化工科研的征途上,化工所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。

上一条:
下一条: